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研視點 > 專家視點 > 正文
段炳德:加強國際稅收協調 應對數字經濟挑戰
2019-10-25 00:00

根據中國信通院的研究報告《全球數字經濟新圖景2019》,2018年,47個國家數字經濟總規模超過30.2萬億美元,占GDP比重高達40.3%。其中約半數國家數字經濟規模超過1000億美元,美國數字經濟規模居全球第一,達到12.34萬億美元,中國居全球第二大數字經濟體地位,規模達到4.73萬億美元。數字經濟快速發展,既成為各國發展的新的澎湃動力,又對現有國際宏觀經濟領域秩序形成強烈沖擊,比如臉書公司(FACEBOOK)倡導的libra和法國政府針對大型數字企業征收的數字稅事件持續發酵,成為這個領域的熱點問題。特別是數字稅收問題,其影響深遠、意義較大,須引起政策層面的高度關注。

數字經濟發展沖擊傳統稅收理論和政策基礎

數字經濟的諸多形態已經對傳統稅收理論的基礎形成很大的挑戰。互聯網巨頭網絡搜索、社交媒體和在線軟件商店等數字化業務主要在全球范圍內的網絡空間開展,除了設立總部外,在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不需要設立實體業務部門。首先是在網絡化背景下,稅源的無地域性與傳統稅收管轄權的地區特征相沖突。網絡無國界,無地域性的交易,采用消費地原則征稅會存在遵從成本高、有避稅空間等問題;其次,經濟數字化和其他的信息技術發展使企業能深度參與一國的經濟而不必存在顯著的有形存在,比如社交媒體平臺、搜索引擎、在線商城等高度數字化的運行模式,企業現行的征稅聯結度規則和利潤分配規則失效。因此需要制定新的征稅聯結度規則,重新確立利潤歸屬原則。再次,在信息化背景下,大數據創造價值與傳統征稅基礎的“成本+利潤”的定價模式相沖突。雖然數據價值的確定和分配目前存在困難,但大數據實際能夠創造價值。數據創造價值顛覆了傳統的定價模式;同時由于智能科技的普及,機器與人工的沖突明顯,對物耗投入與人工投入的差別化稅收政策需要改進。

數字經濟本身具有的創新性引發對數字稅收的爭議。有一種觀點就是對數字經濟征稅會影響甚至妨礙創新。美國國家利益雜志發表的一篇文章,題目就是不要對數字領域征稅,這篇文章轉述大型的咨詢公司普華永道的觀點提出,對于數字經濟增速的流轉稅如增值稅和消費稅等,都會由消費者來間接承擔。大型的跨國數字企業也提供了大量的免費數字服務。另外,這些數字企業在發展的初期往往得以在資本推動之下快速發展,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沒有利潤。對數字企業征稅會沖擊這種先發展后盈利的創新發展經濟模式。支持對數字經濟課稅的觀點認為,數字產業終極傳統產業,比如電子商務,導致許多的實體商店倒閉。電子商務引發的制造業,跨國中心配置,導致對生產制造業的稅收和相關乎行業的工薪稅的稅收減少。

數字經濟稅收問題沖擊國際經濟治理

從2011年開始,冰島、南非和韓國等國家相繼把跨國電子商務提供商納入增值稅的征收范圍。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等國則在商品和服務稅(GST)框架下對跨國數字服務征稅。

繼2018年英國提出新的數字稅以來,西班牙、奧地利等歐洲國家紛紛提出自己的數字稅版本。2019年7月11日,法國參議院通過數字稅法案,由法國總統馬克龍簽署后執行。該法案表示,法國將向全球互聯網技術企業征收數字稅,其中全球數字業務年營業收入超過7.5億歐元和在法國境內年營業收入超過2500萬歐元的企業按3%的稅率納稅。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當地時間7月10日宣布,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美國決定對法國政府將于7月11日通過的數字稅法案發起調查。2019年8月26日,2019七國集團峰會在法國的比亞里茨落幕,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法國就數字服務稅征收問題與美國達成協議。9月12日,美國互聯網巨頭谷歌公司與法國司法部門達成和解,同意繳納將近10億歐元(約合78億元人民幣)的罰款和稅款,了結因涉嫌逃稅而招致的訴訟。

國際數字經濟稅收行動取得了一定進展

為了面對數字經濟英法全球性的避稅難題,由G20國家背書,經濟合作組織(OECD)在2013年推出了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BEPS)行動計劃,旨在對利潤在經濟活動與價值創造地征稅,匹配稅收與實質經濟活動,以期重新調整國際稅收的多個領域。BEPS共有十五項行動計劃,其中數字經濟行動計劃被列為首位,既是因為跨國公司的新型商業模式價值鏈布局引起了相關國家間的稅收爭議,也是因為其引起的國家稅收主權分配以及再分配問題亟待解決。BEPS(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第一項行動計劃就是《應對數字經濟的稅收挑戰》。OECD于2019年2月13日發布了一份題為《稅基侵蝕與利潤轉移項目公開咨詢文件:應對經濟數字化的稅收挑戰》的公開征詢文件,就其中所包含的為解決征稅權劃分和防止稅基侵蝕問題而設計的相關規則框架建議進行了較為詳細的說明。

跨境數字流動的稅收問題正日益引起關注。今年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日本首相安倍推動數據自由流動與信任(DFFT)作為峰會四項主要議程之一。他提出,個人數據、知識產權和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數據必須“受到謹慎的保護”:“醫療、工業、交通”數據是應跨國界自由傳輸以促進經濟增長的信息類型之一。所謂信任是指要尊重個人隱私權。日方進一步提出,繼今年G20峰會之后,世貿組織應該成為有關數據治理的討論和監管向前推進的場所。

中國積極參與數字經濟國際稅收治理

針對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國經濟的數字轉型取得了長足發展和不錯的位勢。中國的數字經濟規模居世界第二位,數字經濟巨頭在全球排名中,位居前列。根據國家網信辦的數據,數字經濟對中國GDP的貢獻不斷加大,2014~2018年,數字經濟規模由16.2萬億元增長到31.3萬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7.9%,在GDP的比重提升到34.8%。2018年我國的互聯網用戶規模達到8.29億,移動用戶數量達到8.17億。上述兩項數據都超過了美國和歐盟之和。

為應對數字經濟的稅收挑戰,中國政府不斷完善現有稅制。以跨境電子商務稅收為例,2013年,相關部門制定了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稅收政策。2016年3月,制定了針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B2C)的進口稅收政策,建立了以購買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個人作為納稅義務人,電子商務企業、電子商務交易平臺企業或物流企業可作為代收代繳義務人的征收機制。2018年9月,相關部門進一步完善了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零售出口貨物稅收政策,對跨境電商綜試區出口企業出口未取得有效進貨憑證的貨物,同時符合一定條件的,試行增值稅、消費稅免稅政策。2018年11月,為適應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發展的需要,將單次交易限值提高至5000元,年度交易限值提高至26000元。

從鼓勵和規范數字經濟發展的視野加強稅收協調

一是加強數字經濟稅收的國際協調,統一步調。避免形成稅制紛亂,影響數字經濟發展。對處于艱難調整中的國際宏觀經濟形成新的沖擊,從而損害整體國際社會福利。作為數字經濟大國,中國應該在其中發揮主導性作用。

二是更好地平衡數字經濟發展的各方稅收利益。應將更多的征稅權分配給與數字化交易活動價值創造緊密相關的市場或用戶所在地。

三是充分發揮G20等跨國平臺的功能,加強國際稅收的治理能力和水平。在BEPS協議等已有基礎之上,出臺更可執行的行動原則和行動計劃。

四是我國國內應該加強數字經濟稅收的研究。通過對各個利潤轉移節點的合理性分析,盡早地對收入定性,對稅法表述模糊地帶進行更加清晰的界定,制定國家數字經濟戰略,更好地維護國家稅收利益,提高我們國家在國際稅收及相關領域的制度競爭力和話語權。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研究二處處長、研究員、博士 段炳德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2019年10月25日 
【關閉窗口】



重庆欢乐生肖票开奖结果